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秘籍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秘籍网 秘籍网 江湖 道家文化 查看内容

说说我为啥相信有巫术,因为我听过也见过

2021-4-5 18:20| 发布者: 管理员| 查看: 26| 评论: 0

摘要: 结合我们村里的叫魂神婆,和东北朋友他们那所谓的比较神乎的出马仙等一些事件。做一个总结吧。首先对他们这个人物做一个定位,他们这类人有很多称呼,东北的叫出马,蒙古的叫萨满,南方的叫巫师,中原的叫神仙,神婆 ...


结合我们村里的叫魂神婆,和东北朋友他们那所谓的比较神乎的出马仙等一些事件。做一个总结吧。

首先对他们这个人物做一个定位,他们这类人有很多称呼,东北的叫出马,蒙古的叫萨满,南方的叫巫师,中原的叫神仙,神婆等等各种有趣的称呼。他们的作用基本一样,驱邪,说他们能保佑发财逆天改命什么那是扯淡,真传下来的巫没有敢承认自己有这本事的。

其次,说说他们的职业特点(再次声明不是说江湖骗子),这些巫,他们大都品行不错,基本不会做讹人,害人,骗人的事情,大都为人实在,对于灵异事件,他们能处理就尽力,发现不是灵异而是生病也会如实相告送医院,不坑人。因为我们都知道“子不语怪力乱神。”而他们是面对过怪力乱神,所以他们知道有损德行道行的事情,他们不会做,损了德行,他们顶不住邪气了。

再次说说他们的传承,这玩意不是谁想学就能学,和悟性没关系,主要是看八字命格和自身品性,而师傅在传徒弟的过程中,得了解徒弟的生辰八字,要知道我们周围尤其长辈能了解很多,有的人俗称八字软,容易被侵邪,像有的人去趟坟地上个坟就病了,经常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等等,这些都属于八字软,有的八字硬诸邪不侵的另当别论,人家师傅肯定不会要,你都接触不到,更别谈帮人家驱邪了。品性上必然找个老实实在不贪心的徒弟。要知道基督教都把贪婪当做七宗罪之一。贪也是心魔之一,被心魔占据了,也就没法帮人驱邪了。所以,大多的巫在周围的交际上有一定的人脉,但是生活比较清贫。(别和我说有的风水师很有钱之类的,风水师和巫不一样,职业类似都属于神秘学,但专攻方向不一样)。

最后说说为啥相信有巫术。因为听过,也见过。

1,我相信人和逝者之间会存在某种感应,有两件事,

第一是2005年9月1号下午6点,奶奶的去世,当时我在读高中,在教室上自习,忽然间我就哭了,哭的很伤心,心里冒了一个念头“奶奶去世了。”晚上回家之后,果然奶奶去世了。从此我对灵魂有点深信不疑。

第二就是我爷爷去世,2016年9月28,爷爷病危,我当时在那陪床,就睡在爷爷旁边的床,晚上睡觉就做了个梦,梦见两个人穿着西装要拖着爷爷往外走,我爷爷一边哭一边抓着床不想走,我去打两个人,那俩人看了我一眼吓我一跳,不知道为啥,看不清他们脸,但就是吓了一跳,一下子惊醒了,第二天中午,爷爷就走了,后来这事我和我们老家神婆说了一下,她说那就是阴差,你爷爷那天晚上就没有魂了,我还奇怪“阴差穿西装”。

2,就说我们老家神婆,她有过多少业务我不知道,我就见过三次,小时候在老家生活,

第一次是我7岁的时候。邻居中我管她叫老姑的一个长辈,忽然下午发疯,一个女人力气大到两个身强的男人摁不住,当时我记得,事儿整挺热闹,家门口一群人看,村长都来了,都说中邪,村长招呼让孙老婆子(就是神婆)过来看看,神婆一来,发疯的老姑已经被捆的严实绑在椅子上了,神婆端详了一会,让老姑的5岁的儿子尿了一盆尿,放地上,找个一袋粗盐粒子围着发疯的老姑画了个圈,让其他人都在门口等,门开着没关,我就在门口趴在地上往里看。神婆瞅了我一眼也没理,然后就翘着二郎腿坐老姑对面抽着旱烟,婆子就问“为啥折腾人啊”。当时我记得老姑声音特尖说“她偷我东西,我要弄死她”。婆子又问“东西在哪”,老姑说“在她裤兜里。”婆子就过去摸她裤兜,老姑反抗不让碰一边叫“她活不了了,我要弄死她。”拿出来发现是个有点好看的铁锥子(我当时以为是个锥子,后来知道是个银簪子)。然后婆子就说“她无意捡到的,你走吧,回头我给你”。老姑就说“我不,我就弄死她,不让她活。”婆子也敞亮“不走是吧”。端起那盆尿一下泼了半盆在老姑身上,老姑全身抽搐,叫的那声音估计全村都能听到,我捂着耳朵直接吓哭了,我奶奶忙把我拽走回家。后来的事听奶奶说,老姑好了,邪被撵走了,老姑那天上午在田野里打草捡了个簪子自己装兜里,下午就发了疯,后来见了老姑我还是害怕。

第二件事帮小孩叫了魂,初中时清明回家上坟,村里一个6岁小孩第一次跟大人去上坟,回来就不对了,看着和个傻子似的,没什么反应,眼直勾勾的,孩子她妈就哭,爸爸就着急,我和父亲在他家做客,这个时候没办法啊,神婆登场,孙老婆子对这业务估计轻车熟路了,她了解情况后,回家拿了个白灯笼,点了个灯笼,让孩他妈拿着,他爸跟着,沿着上坟的路走一遍,一直喊孩子小名,神婆在家等着,等着孩子他爹妈回来了,让他俩围着孩子转三圈,婆子在孩子背后一拍,孩子瞬间哆嗦了一下,就躺了地上了,婆子说没事了,醒过来行了。后来据说等孩子醒来,确实没啥事了。神婆也告诫孩子他父母,孩子八字软,坟地,死水塘别让他去。

第三次是一个搞笑的事,我妹妹当时上小学,下午在家时忽然上吐下泻,发烧说胡话。神婆登场,看了半天,纳闷了,也不是中邪,也不是掉魂啊,让我大伯送医院看看,送了医院,晚上回来的时候,呵呵,食物中毒。。。。。。从此妹妹再也没去过卖她零食的小卖部。

这是对神婆的三次接触,最后一次见神婆是17年过年,回家和父亲串门,乡里乡亲的走动,去她那看了看,送了点东西,神婆79岁了,精神很好,没儿没女没老伴,靠低保和村里救济,她有个特点,帮人驱邪叫魂不收钱,也不收礼,这是她的规矩。但是呢逢年过节乡亲们送她东西她收,就是不收多,够吃就行了,钱一分不要。用她的话说,过节收点礼是乡里乡亲的情分,但她要收钱就没几天活头了。

18年11月份,孙老婆子走了,很神奇的是,她走时自己换了一身新衣服,躺在床上,遗体是第二天被发现,老婆子有个习惯每天早晨和村里一个大娘溜圈,大娘早晨没看见她,去她家看,人走了,警察来了,自然死亡。丧事村主任安排的,骨灰放村里公墓,去年过年回家上坟,还往她坟上放了些贡品,用我爸爸的话说“没坑人,没害人,帮了村里不少事,应该记住她”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秘籍网 ( 苏ICP备15516733号 )     

GMT+8, 2021-4-16 19:39 , Processed in 0.120414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